小艺

设计师namo:

给《楚留香》项目画的一个长卷场景。

薛定谔的胖球粽:

发现一只小可爱慌博儿!

1接住

2拍照


两张gif一张jpg~

【友情提示睡觉翻身请注意

【p2博:没有人看到吧


博儿哥比赛加油~

欢迎评论呀~

洋葱圈XD:

好饿……

【跟爸爸在一起就是要撒娇嘛

【雨博】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一发完)

郁垒:

很短 像个段子  配合 陈绮贞-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这首歌太温柔了 突然觉得还挺适合雨博的 OOC!


给解夏老师的小甜饼 @解夏倾乔  不许嫌弃我!




————————————————————————



隔壁的小话痨一周来了三次,方博敲了敲对方黑屏的电脑,说你这是故意砸的吧。

漂亮的大眼睛转了转,周雨摸摸后脑勺,声音还带着一丝委屈:“它太慢了,玩游戏好几次卡出去还害得我被人骂,一个没忍住,就……”

方博做了个双手抱拳的姿势,喊了声“雷哥”,就拿出工具开始兢兢业业修电脑了。



方博在这座楼里住了两年,一个人的小公寓乐得自在也稍稍有些孤独。
一个人住的最窘迫的事大概就是忘带钥匙吧,更何况是对于不常出门的他。

方博站在门口差点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最后叹了口气,只好打电话给张继科拿备用钥匙。没想到电话刚接通就被挂断了,方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自己破坏了他哥的好事,便低头发了条短信让他哥别忘了自己。

周雨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他两个星期前搬来这座楼,方博作为邻居理应来打个招呼,没想到一觉起来已经晚上,一拖再拖就到了这个时候。

“你忘带钥匙了?”周雨凑到方博旁边,眼睛里带着善良。
方博点了点头。刚想解释说会有人来给他送钥匙,就被周雨一个大力拽到了隔壁。

“那你先来我家待着吧。”

方博端正的坐在周雨家的沙发上,双手捧着一杯热牛奶,环顾四周。跟自己家差不多的格局,东西放得随意但干干净净,像那个人一样的眼神一样。


 


聊起来之后,方博发现他竟然和周雨一年的。周雨是个初中语文老师,每天面对一些有趣又不省心的孩子,逗得方博笑倒在沙发上。聊得投机,方博觉得他有点后悔没有早点来跟周雨打个招呼,或许那种孤独尴尬的日子能少过一些。


 


习惯归习惯,谁不希望有更好的改变。


 



自从知道方博是个技术宅,周雨来方博家的日子更多了。


更多的时候是方博在一言不发的修电脑写代码,周雨就在他旁边叽里呱啦的说着周围发生的事情。


 


“哎博哥,你天天待在家里不腻啊?”


 


方博合上电脑,伸了个懒腰,说没事啊你不是天天来吗?


 


“那不一样啊,下周我们学校组织老师旅游,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方博不爱出门,能定外卖绝不下楼。他看着周雨亮亮的眼睛,却点了点头。


 


 


 


坐在车上刚出发没多久,方博就靠着车窗睡着了,张着嘴巴,发出轻轻的鼾声。周雨酝酿了好久也没有勇气把方博拉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只好往他的脑袋底下塞了个抱枕。方博的衣服上有洗衣液的味道,一股脑全进了周雨的鼻子,他打了个喷嚏,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了。


 


后排的女老师过来拍拍周雨的肩,问他同行的人是谁,朋友吗?


周雨轻轻“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摇头。


 


是家属吧。


他在心里这么悄悄告诉自己,然后捏了捏方博的手。


 


到宾馆之后,周雨没顾得上车程的疲惫,麻利的开始收拾东西,巴不得快点拉着方博出门。方博看他忙前忙后的样子,使坏地伸长腿踹了周雨一脚,蒙在被子里偷偷笑着。


 


周雨转身推了方博一下,自己没站稳也摔在了床上,刚要闹一闹方博,外面的雷声打断了嬉笑的声音。


 


天公不作美。


方博和周雨一人一份外卖,大眼瞪着大眼。


 


周雨站起来拉开房间的落地窗,雨滴划着玻璃一道道像开了花,突然有几道闪电打下来。他叹了口气,气哄哄地又把窗帘拉上。


 


方博已经吃完了外卖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周雨的叹气,也收了手机,跑到周雨床上坐了下来。


 


“没事啊,反正我也不爱出门。”


“可是……”


“我挺喜欢下雨的。”


 


周雨一声“博哥”还没喊出口,被方博这么一说也愣住了。他走到方博旁边坐下来,低着头,像他课堂上没完成作业还说试卷弄丢了的孩子。


 


“电脑是我自己弄坏的。”


“我知道啊,你LOL打得都比我好,怎么可能一周电脑坏三次?”


 


“博哥……”


“我说了,我真挺喜欢这个天气的。”方博顿了顿,“反正和你一块,不都可以。”


 


刚说完他的脸就红了起来,轻咳了两下来掩饰自己的害羞。


 


窗外他 水管在开花 


椅子在异乡 树叶有翅膀 


上海的街道 雪山在边上


你靠着车窗 我心脏一旁


 


无所谓在家在外面,你说了什么话题我在干什么。楼前面的叶子掉了又长,哪个孩子爬上树掏了鸟窝,市区街道又堵了多久,电视里播着什么地方资讯什么电视剧,谁说着我爱你我爱他,都无所谓。


 


 


只要你在。


 


“博哥,我……”盯着跟自己的同款大眼睛,周雨一时把那个“喜欢”憋回了心里,他往前挪了挪,又靠近方博一分,然后跟他轻轻拥抱在一起。


 


因为喜欢你,所以很想见你。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了很多,但是还没怎么想好呢,就脱口而出了。


因为喜欢你,所以觉得一切都是好的,晴天也好下雨也好。


 


因为喜欢你,不需要说出来,不需要一个答案,只要你听听我的心跳就好了。


 


我的内心啊,喜欢你的时候,真是最矛盾的时候了。


复杂又纠结,从你的过去想到你的未来,整个心里装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却干净又单纯,这个地方,就只有一个你了 。


 


 


雨下了两天。


第三天又是踏上归程的时候,同行的老师都愁着一张脸,吵着又浪费了一个假期,只有方博和周雨,偷偷的扣着双手,又偷偷的相视一笑。


 


 


 


晚上周雨抱着张世界地图敲开了方博家的门。


方博调侃着,呦今天不是来找我修电脑啊。


 


被子刚刚晒过,柔软又暖和。周雨趴在方博的床上,腿一翘一翘指着地图。


 


“哎博哥,以后我们去哪定居。”修长的手指在地图上划来划去,周雨脸上带着笑说个不停,“英国要去吗?博哥你喜不喜欢威尼斯,我觉得丽江也很漂亮啊,嗯三亚也很棒啊我喜欢大海。”


 


“哎对对对,不然我们去沙漠探险,你喜欢吗?还是东京,一起看个樱花喝个清酒。”


“我也挺喜欢澳大利亚的,还有……”


 


方博一言不发,就坐在周雨旁边看他环游世界。


周雨也感受到了方博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绕绕头,说我是不是问得太多了?


 


方博突然伸手弄乱了周雨的发型,一脸严肃地喊了句周雨。


 


没过两秒就绷不住了,方博笑得傻乎乎的,指着周雨的胸口。


 


“我在这里就好了。”


 


 ——————————————————————


END




告诉我 答案是什么 


你喜欢去哪 青海或三亚 


冰岛或希腊 南美不去吗 


沙漠你爱吗 我问太多了




整首歌我最喜欢这一句啦“我问太多了”


莫名觉得 很适合小雨?




好多问题想问呀 你想去哪儿你想吃什么你想干啥


还有你喜不喜欢我呀




卖萌失败!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昕博AU】披星戴月(一发慎入……)

😭太真实了

鲤于渺渺:

—是AU是AU是AU哦,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一发,实在不行我就删了分开发
—ooc剧情渣尴尬癌都是我的,是be,而且这次真的担心被打.........
—披星戴月是轩仔的歌,推荐大家听听看
—欢迎吐槽!说啥都行....特别是这次..........


————————————


1.


世界大得不可以去拥抱
你脚印又小得转眼散失於命数


“你晚上不回来吃饭吗?”
方博捧了个碗,站在厨房门口看许昕。
许昕三两下打好领带,顺手拿过放在拐角柜上的眼镜。
“是,不用等我了。”
他走到门口换鞋,回头看见方博还站在那里,神情苦苦的,有点不情愿,又有点舍不得。他心里被软软地撞了一下,趿拉着拖鞋走过去,扣住方博的后脑勺交换了一个夹带着薄荷香气的吻。
“可能要晚一点,困了就先睡吧。”
说完,他轻轻拍了拍方博的脑袋,看着方博嘟囔着嘴,哼了个“好吧”出来。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方博站着发了会儿愣,端着碗走回桌边。
太阳温柔的光洒进来,给桌子镀了层茸茸的金边。
可许昕好像带走了所有其他的色彩。
方博伏在臂弯里,夏季的天,他觉得浑身凉凉的。
他以前是那样喜欢赖床的人,雷打电闪不动不醒。
可自从和许昕结了婚,他起得越来越早。
因为如果早饭也不一起吃,那见到的时间就更少了。
那还是家吗?


2.


他们俩是一毕业就结婚的。


许昕那时候是商院的金融才子。
方博在英语系就读,天天跟ABCD纠缠不清。学校里有个巨大的湖,方博每个早上就站在湖边迎着大风背单词,头毛被吹得乱七八糟,一张脸皱得连眼睛也看不见。
张继科约他去食堂,抬头一看:“嚯,你梅超风啊一头狗毛。”
方博也不知道梅超风和狗毛之间有什么关系,由着张继科熟练地叉开五指从他头左边梳到右边,末了还在脑袋上拍了拍,亲热地叫了一声:“狗弟!”


他哥那时候就活得肆意潇洒,想写诗就组了个诗社,领着一群翩翩少男少女去女生寝室前面的大草地上种向日葵,建新宿舍那会儿还跟开挖掘机的工人吵起来,死死护着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芽儿;


想追人就大大方方地追,跟着隔壁楼的学长跟了七天,从上课到食堂,从澡堂到操场,差点跟人家洗上鸳鸯浴。七天了,脸白白刘海软软奶声奶气的学长终于受不了了,撸起袖子上去就打脸,打完被老张伺机表白,然后就在一起了。


按他哥那会儿不要脸的说法,向日葵向阳,马龙日他,哦不对,马龙向他。
白白嫩嫩的学长叫马龙,许昕是马龙他师弟。
跟着张继科马龙没几次,许昕和方博好上了,如胶似漆如鱼得水。


他俩在刮着寒风的大湖边约会,两个人瑟瑟发抖状似咸鱼。隔着一米远站了一会儿,看看四周人都被吹回去了,许昕解了风衣扣子,伸长手臂一卷把方博拉进怀里。
许昕上下牙磕磕碰碰,话说起来比方博还结巴:“冷.....冷、冷、冷吗博儿?”
方博儿被许昕逗笑了,笑声哆哆嗦嗦传出去好远,空阔的湖上有隐隐的回音,很快消散不见。


湖边吹冷风这种事情做个一两次也就算了,感冒发烧了还要花时间照顾,据方博印象,许昕是没那么多空的。


许昕多数时间都很忙,忙作业忙看书忙实践项目忙社团活动,他和师兄马龙一样,看得远,心里放的东西多。他把生活分成一块一块,即使是热恋的时候方博也不过是占了比较大的一块。两个人能在一起也不过是在图书馆里并肩坐着。


哦,还隔着8学分的高数。


每次听见坐在对面的小情侣低声嘀咕高数,方博面前摊着一本英语听力暗自神伤。旁边的许昕在高高低低的书堆里埋头苦写,瞥他一眼都没有。


这样的落差让方博生出一种惭愧和恐惧感,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分开好点。许昕这样式儿的应该找个天天能与他畅谈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和宏观微观经济学的。每次方博冒出这种想法,许昕都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温言软语哄得他七荤八素,让他莫名产生英语和金融天生一对的错觉。


3.


许昕跟方博也闹过不少别扭,小吵小打两三天就好。唯一一次上升到分手程度的是在大三。


那时候许昕答辩实习忙个不停,每周有三天早上要搭五点半的校车到本市有名的金融圈中心某大楼实习,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学校。方博几乎天天见不着他,有天实在想了,就跑到寝室门口堵他。许昕臂弯里搭着件西装外套,白衬衫深蓝领带风尘仆仆上楼,看见方博实在楞了一下。


方博靠着墙都快睡着了,头像小鸡啄米一点一点。
许昕把他摇醒,让他赶紧回寝室睡觉。方博一看见许昕哪还舍得回去睡觉,他拉住许昕的手臂,想问问他最近怎么样。


许昕的目光却在他的关切里一句句冷下来。


他那天在实习的地方也碰上了不顺心的事儿,本来人就烦躁。方博这样的一副样子更让他来气。大概是脑子哪根筋搭错了,他挣开方博的手,冰着一张脸问道:“方博,你这样烦不烦的?”


许昕平常很少黑脸,人人都道大蟒脾气性格好,毋论方博。
可那天晚上许昕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方博,我的生活不是只有你的,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有没有好好想过你的将来?”
“如果我就是你的全部,那我退出你的世界。”


许昕一摔门进了房间,留方博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走廊里。


有那么一个瞬间方博是真的想哭,可他憋回去了,一滴一滴,硬生生地憋回去了。他还耸了耸肩,看,自己当初一语成谶。那天他扶着墙下的楼,好好的一个大男生,神情恍惚地像是失了场大恋。


这是张继科后来告诉他的,亏得他第二天撞着方博,被他的脸色着实吓到了。
方博木了一张脸,小声说:“是失恋了。”
张继科立马明白了,拍案而起,二话没说冲出去找许昕。


冷战了两个星期,这之中发生的唯一一件大事大概就是张继科不分青红皂白把许昕揍了一顿,那会儿许昕在教室里,直接被张继科拽住领口拖出来,按在走廊里就打。
围了一圈人,有看热闹的也有劝架的。其实也没劝成,从头到尾许昕连手指头都没动过一根,由着张继科挥拳头。
人群里冲出来两个人,马龙拉开张继科之前还有空叹了口气。方博是等马龙把凶光煞煞的张继科拦腰拖出去之后才回头看许昕。
许昕从地上费力地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像个没被打过的人似的去扣衬衫袖子上的纽扣。末了用手背简单蹭了蹭嘴角,那块儿已经破了流着血,他擦的时候“嘶”了一声,也就是皱了皱眉。
方博站在他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手里还攥着纸。
许昕转身的时候毫不留情,仿佛没看见有这么个人。


方博的眸子一下子暗下去。
他手足无措地想:这次大概真的要分手了。


再遇见许昕是在图书馆,许昕旁边的位置没有人,但书却放了一摞。方博装作不在意,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
最上面那本是跟许昕手里一模一样的高数。


心里牵着的那个小气球,噗地一声,被针戳破了。


方博垂了头,还没走开被人一把拉住。他回头一看,是跟许昕一个寝室的舍友。两个人就在许昕边上停住了,许昕免不了抬头看。


到底尴尬,那个男生一把抱走了许昕旁边座位上的那摞书,轻声对方博说:“你可算是来了,昕哥不让别人坐他旁边,就拿了我的书占着位置,还不让我坐,这不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吗?” 方博扭头看许昕。


大蟒难得脸红,也轻声跟那男生辩驳:“瞎说什么,我这是给人占的座。”
“知道——不就方博儿嘛,我书都被你霸那么多天了,也没见你边上有别人啊。”
“……..滚滚滚滚滚。”


许昕刻意不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方博,把书抖得哗哗响,惹得对面坐着的小姑娘抬头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方博知道他在赌气,抹了把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一本正经地翻开书。
哪里看得进去,方博感觉在许昕旁边坐了十分钟,每一分钟的心跳都比上一分钟多了几下,整个人好像要从椅子上飘起来了。


这时候,手突然被握住了。
包住他的是另一只手,手心滚烫,手指修长,微微冒着汗,却又像羞于开口艰涩黏滞的嗓子眼儿,动也不敢动。


方博的目光终于落在许昕脸上。
身边那人依旧挂着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有条不紊地用左手翻着书页,目光直直地落在书上,但比了个口型,方博看出来,是“不好意思”。
一边说着不好意思,那只手一边将他握得更紧。
方博感觉整个心脏都在那人紧握的手中,一扯一撞声若惊雷。


大概只有爱情能让我忘记,呼吸早缺氧。


两人和好了,张继科看许昕两眼,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声。
马龙斜眼看他,张继科憋了一会,还是没忍住又哼了一声。
桌子另一边,许昕和方博的吸管插在同一杯芒果汁里,头靠头喝得宛如甜甜蜜蜜的新婚小夫妻。大概是自己和张继科头两次约会的时候刺激到俩孩子了,马龙扶额,没眼看。


4.


许昕对方博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天天把早饭送到方博寝室,挽救一下方博本就岌岌可危的洗漱时间;
他晚上会把方博从图书馆送回楼下,甚至会陪他站在外面吹半个小时的风;
他即使再忙也会抽空去找方博,带他看电影吃饭。


方博努力迎合许昕的时间,小心翼翼不再惹他不顺。
可他力不从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一条几乎肉眼可见的裂缝在他心里蔓延出去。


张继科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问他去不去看周日的乒乓球联赛。
方博抱歉地咬了咬嘴唇,说要跟许昕出去看电影。
张继科一脸卧槽我的白菜啊,恨铁不成钢地点点方博的额头,“你不是以前就特别喜欢看乒乓球比赛吗,这是你哥我好不容易拿到的票啊!”


方博怔住。


他以前是喜欢看乒乓球的,他喜欢打游戏,喜欢看美剧,喜欢大白天骑着自行车跟一群人出去浪,能从大学城这头一直到那头。
他是人缘特别好,跟谁都玩得来,开玩笑也不会恼的方博。
有人夸他唱歌好听,有人喜欢笑他大大的两个眼袋,有人会经常和他逗乐,他曾经是那么无拘无束优游自如的一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全部的重心都交付给了许昕。
他喜欢在安稳里寻求自由生活的快乐,
而许昕,他目光远去的地方,已经不是自己眼光所能望到的了。


谈恋爱,
大概连他的理想都算不上。


一切事情的源头,都能从过往里抽丝剥茧,露出它原来的模样。
年轻最好最难得,可也只有年轻最傻最无知。
一味慢性毒药,就算包着糖衣,最后也是会要人性命的。
不过就算知道,当初大概也是会咽下肚。
因为吃的时候只尝到甜头。



5.


两人结婚的时候,许昕已经在本市金融中心闯出一番名堂。
当天西装革履,觥筹交错,人影光影重叠交错,方博眼中一片茫然。
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人在跟许昕推杯交盏谈笑风生,余他一个人可有可无,像这婚礼的配角,孤独地立在一隅。


张继科着了件黑衬衫,揽了马龙过去跟方博喝酒。
方博看见两个哥哥,抿了嘴扯起笑容,举杯仰脖就要喝光。
张继科伸出手把到他嘴边的酒杯拦下来,眼里的心疼触手可及,那眼光太像他曾经落在方博头顶的手掌,温暖关切,让他几乎想落泪。
马龙的眼色同样沉甸甸的,看不出一丝恭喜的意思。


“你可想好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低沉的话语从他哥嘴里一字一字地吐出来,方博忍不住浑身战栗,想在这无处可逃的质问里缩成一团。


半晌,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是”。
太轻了。


他不能失去许昕,他本以为这一生他将永远以许昕为方向。


婚后的生活几乎与大学别无二致,不过是住在一起,彼此名正言顺。
许昕早出晚归,忙到几乎几天都看不到他人影。
方博又是睡起觉来吵也吵不醒的人,好几次他感觉许昕在他身边躺下来,给他个额头上的吻,可他困到睁不开眼,没办法给他一个回应,甚至会在心里隐隐地气自己。


方博天天在家里接一些书面翻译的活儿,窝在沙发上敲电脑,有兴致了给自己做做饭,没耐心就泡碗面,连楼也懒得下。


他有时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会吃一惊。那张脸好像在一天天消瘦,眼睛里原本飞扬的神采褪成苍白。


张继科有时候会像大学时一样拉他出去跟朋友碰头,却耐不住方博的话日渐稀少。
有时候也会叹气,他是方博的哥,他怎么会不知道小孩儿心里是怎么想的。


方博没心眼,有时候真是傻得可爱,他几乎不怎么生气,被怼也就是咧嘴笑笑,他不设防,好像谁都能轻而易举地靠近他。
可方博也比谁都固执都倔,他一旦付出感情,就相信一定会有回报,他怀揣一腔热血,希望生活永远在他希望的轨道上,希望伴他一生的人能在有阳光的地方和他一起大笑,他们花所有该花的时间腻在一起。


而绝不像现在这样。
没有了许昕,他所有的时光都不完整。


6.


方博在厨房里坐了一天。
有很多事情走马灯般在他脑海里穿梭翻腾,却难以汇聚成一个焦点。


今天的精神好像比往常更差了,断断续续的浅眠让他整个人晕晕乎乎,勉力撑着看了一会翻译文件,又从冰箱里拿了早两天没吃完的菜热热咽下肚,很早就裹了被子上床睡觉。


半夜被腹部难忍的绞痛感折磨醒,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他小时候一向少病,阑尾炎也没有过。连续不断的,撕裂般的痛感让他心慌起来,他睁了眼,手臂下意识往身边一摸,冰冷的被褥,许昕不在。


他心知许昕还没回来,一天天积累的失落情绪像是攀上了顶峰,恶劣的想法铺天盖地涌进去,脑子里一团乱麻,被子被他踢到了床下,温热的身体裸露在空气里,迅速冷却下来,让他如堕冰窖。


他第一次那么害怕,怕他就这样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死去,怕他再看不到许昕的脸,怕他再没有机会问许昕,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我,到底是你所爱的意愿,还是你已经默认的习惯?


他像个孩子一样痛哭出声,几乎忘记了阵阵剧痛。
关于许昕的想法占据了他所有仅剩的大脑,他挣扎着去够床头的手机,趁突然冒出来的勇气支配着他,他想问明白。
好多次他打开通讯录,手指已经在那个名字上方悬了好久,还是退出了界面。


方博稳住手,拨出了那个号码,许昕的铃声是他给他挑的,温柔的男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人接他的电话,直到自动挂断。


这时间真长。
方博的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下去,冰冷地挂在下巴上,却又因为承受不住重量而砸在地毯上。


等张继科接到方博电话的时候,方博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他断断续续地说:“哥....我觉得冷.......你帮帮我….”
马龙裹了件大衣和张继科一起把方博送进医院,方博被推进急诊病房打点滴,张继科握着手机给许昕打电话,力道大得仿佛要把手机捏碎。


不知道铃声响了几遍,许昕带了醉意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那头:“科哥?”
马龙似乎早知道张继科耐不住摔手机的冲动,把手机从他手里适时夺了下来,贴到耳边:“许昕。”
马龙不怎么叫他大名,许昕听出了点儿不寻常:“师兄,你们俩怎么了?”
“大博儿肠胃炎,很严重,打你电话没接,我们现在都在二院。我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十分钟我要看见你人。”


那头沉默了不到一秒,电话就被他挂断了。
马龙蹙紧眉头,看了张继科一眼,张继科气到眼睛闭起来,牙关咬得死紧。


“继科儿,你去给大博儿买点儿热粥。”


张继科睁开眼睛,狂风暴雨骤然来临之前,也不过是这番景象,“你怕我打死他?”


马龙倒也不畏他的高气压:“继科儿,大半夜的别在医院闹事儿。”


“那是我弟弟!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答应过我爸,一定会照顾好他不能让他受一丁点儿委屈!”张继科眼睛里布满血色,戾气浓郁到可怕,“如果他不给我打电话,他可能一个人忍到天亮,忍到那个人回家!”
马龙沉默无语。


挂顶的灯映得马龙的脸露出几分惨白的色彩,有些突兀的狰狞意味,他望了望病房里正在挂点滴的方博,转向坐在病房门口双手抱头的张继科,轻声说:“继科儿,他们俩还是........分开吧。”


许昕几乎是踉跄着跌进走廊。
张继科到底被马龙支开了,马龙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许昕脱力般扶着墙一步一步走过来,脸上斑驳着醉酒的酡红和缺氧的土色,就像刚被送进来的病人。
“博儿......博儿他........怎么样了?”


许昕急切地贴在病房门上朝里面看,被马龙拎着后领拽开,本来就因为跑了太多步而力乏,何况马龙下了狠手,这一拉竟使他后退跌倒在地上。


“你自己数数你已经多少天那么晚回家了,今天要不是大博儿打电话给继科儿,等你发现的时候早就完了!”


许昕就这么垂头坐在地上,由着马龙痛痛快快地骂。
马龙骂了两句,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越来越大,便缄口不语,依旧去看方博。


像是顿了一会,许昕从地上爬起来,手紧紧握住虚空。
“师兄,能不能让博儿暂时住到你家......我这个项目还差个尾巴,这段时间特别忙,不一定能照顾到他。等过了这阵儿,我就......”


没等他说完,马龙猛地转过头盯住他。


自己师兄的脾气他是知道的,面上越是云淡风轻,内里就越冰冻三尺。许昕索性抬头直视他:“师兄,这个做得好的话,我就可以去参加老秦当初讲过的经济论坛,机会......太难得了。”
“没事儿的,到时候我回来好好哄哄博儿。”


马龙的眼光意外地平静,宛如一潭无波无浪的死水,他看着许昕点了点头。
“你去吧,你去吧。”
他连说了两遍,就像是鼓励许昕,又好像在说服谁。


7.


方博终于见到了许昕。


那个人趴在他床边安安静静地睡着,一看就是累了很久很久,好长时间没有安心入睡过了。


方博把眼珠转到右上角,去看窗户外面透进来的金黄色阳光。那阳光是如此温暖,但又抵消不过他心里的寒。
许昕真的很累,而他,也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他悄悄起身下床,在房间门口看到了守了一夜的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头靠头坐在长椅上,真的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方博心里的酸涩快要漫出来了,他捂住心口蹲下来。


“博儿?”张继科醒过来,顺带晃醒了马龙。
两个人把方博扶住。
“大昕他......”马龙想问,却又顿住了。
“他还没醒,大概是最近太累了,让他睡着吧。”
张继科垂下眼眉,装作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对象。他惦记方博的身体,不想吵得他不安生。
可是马龙开口了。


“大博儿......你还想过下去吗?”


这话与当初结婚时张继科的问句别无二致。
上一次他答的“是”。
昔日光景,骤然被拉回到眼前。
方博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马龙自知这一问怕是暂时没有什么答复,就换了个问题。


“大博儿,大昕想你暂时住到我跟继科儿家,他要忙完项目再接你回家,你看呢?”


这件事或许在马龙眼里绝没有上一个问题来得重,可却把方博惊到了,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方博脱口而出,不,不用,我、我自己可以的。
他吞了半截话在肚子里。
我自己可以的,可以离开他,到哪里都行。
我已经跟不上他的理想了,不如走远一点,别再打扰他。


许昕以为方博在张继科马龙家安顿地好好的,就开始整宿不回家。
方博把手头的翻译都推了,还是花了一整天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他没想到他终有一天要给自己准备离婚协议书。


他拉了个大箱子,把东西一点一点理进去。
许昕大学的时候给他买过一个布的长颈鹿玩偶,笑他没脖子;
许昕带他看电影,习惯性往他嘴里喂爆米花,出场了总爱将票根一块儿收着;
许昕喜欢给他买杯子,总嫌他不爱喝水;


你送赠的,总非积蓄买得到。


想要把一个人从脑海里完全驱逐出去,没有那么容易的对不对?
何况他们从情侣到伴侣,曾妄想白头偕老。


方博仔仔细细想过,因为这件事离婚算不算太小题大做。
可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像蚂蚁侵蚀出的无数小洞,最终使千里堤坝垮塌。
真的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或许一开始就没揣摩过前因后果。



8.


许昕是项目结束之后才得知方博已经离开。
那时他刚出会议室,接到马龙电话,紧握在手里的材料七零八落撒了一地。
同他一起出会议室的人还在拍他的肩膀说着恭喜,
太讽刺了。


他没来得及问第二句,电话啪地被挂断。
他知道是张继科,就没有再打过去。
他这么多天头一次在晚饭前回家。
门砰的一声关牢,许昕放下包,站在客厅正中央。


桌子上静静躺着离婚协议书,许昕抓起来想揉成一团,又无力地放下。
方博给他的信,他刚刚扫完就忘了大半,只余一句话在脑海里反复碾压神经:


许昕,我们花了太久,来证明彼此分开更好过。


窗边,厨房,沙发,阳台,哪里都是方博的影子和气息,哪怕他不在了,躲也躲不掉的。


许昕扬起头,把手背贴在眼睛上。
诺大的房间里,终于有了第二个人的哽咽声。
轻若飘絮,痛彻心扉。


回忆这理想不够理想,
沿途逛世间一趟只有向上。
光环无论为谁发亮,
但是再不会听到你拍掌。


许昕想起方博以前抱着手臂靠在床边,窗帘没有挽起来,月光顺着窗沿一路追到方博身上。他已经沉沉睡去,眉目微皱,似担心若思念。
许昕蹲在床前,温柔地看了他很久很久。


大概这世间,零星几人披星戴月等他回家,等着拂去落满他心上的积雪。


他所有的奋斗,不是奖品就可以鼓舞的。
他早该知道。


只是我终於失去了,
世界很大,大得我再拥抱不到你。


END

小无卤蛋:

生气博博!是不是很有生气!